imladris寒夜

黎鳶(# 寫手,幾乎是畫畫渣

詳細自介在置頂

始隼《Date》

#約會被跟蹤
# @陈南尔 的點文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寫不太好QQ不知道有沒有寫出要的感覺...
#慢慢還點文中

—————————

「欸欸……你們會不會好奇始桑跟隼桑約會都做什麼啊?」從窗戶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戀若有所思地問。
「始桑跟隼桑嗎……」驅說:「果然還是有點好奇呢。」
「對吧對吧!」
「不過之前就問過了,始桑什麼都沒有說。」彷彿是心有餘悸地縮了縮,戀說道。
「你們要跟蹤他們嗎?」春帶著笑問。
「哦哦對!還有跟蹤這個辦法!」
「你們……要是被始桑知道的話就慘了。」端著馬克杯,新涼涼地說。
「那就出發吧!」
「居然沒有聽到。」
「新……」
「哦,你們要跟蹤誰嗎?」戀跟驅做好準備後,出門前在樓梯口碰上海。
「是...

2018-09-16

潘朵拉的盒子、高塔、隨身碟

#三題

「讓開。」
「抱歉,我不能讓您上去。」微低了頭的青年表現出的卻是不容置疑的堅決。
「我說,讓開。」再重複了一次,少年昂起頭,驕傲地看著青年:「這是命令。」
「不行。」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少年見用說的沒有用,反手抽出腰間的劍指向青年。
「這是沒有用的。」依然是淡然的態度,青年甚至勾起了淡淡笑意。
「我非上去不可。」
「上頭沒有您要找的東西,請回吧。」搖搖頭,青年再重複了一次。
「……嘖。」皺起眉頭,少年朝青年揮出劍。
看起來文文弱弱的青年卻出乎意料靈巧,少年的劍一點都近不了他的身。
就算氣喘吁吁,少年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夠了?」像是面對一個吵鬧的孩子,青年無奈地嘆了口氣,側身抓住對方持劍的手臂,只...

2018-09-16

陽夜<咖哩>


#2018長月夜生日賀文

「好!卡!」重複拍了好幾次,導演總算喊停:「辛苦了!」
「辛苦了!」
今天的拍攝終於結束了。
「夜,大丈夫?」看著坐在休息室沙發上,一臉疲憊的夜,葵放下水問。
「還好。」緩了緩才站起身,夜露出笑容:「果然還是不太習慣面對鏡頭……等等葵有其他工作嗎?」
「沒有。本來想說要去買點東西。」葵停下手邊動作:「夜呢?有事情嗎?」
「宿舍還缺了幾種食材。」夜想了想:「一起去吧,剛好明天可以幫大家做早餐。」
「好啊。」

「夜,今天是你生日對吧?」走在對方身旁推著推車的葵突然開口問。
「啊,對哦。」有些訝異於對方突如其來的話題,夜還是點點頭。
「那要不要晚點再回去?」露出笑容,葵揚了揚手機,上頭是...

2018-09-07

始隼<At Work>

#大概是題文不符?
#小甜餅

只要進入工作模式的睦月始很少會拿手機。

這一點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的。

「隼桑怎麼了?」看著對方關著的房門,郁不解。

一吃完飯就把自己關回了房間裡,這一點都不像隼會做的事。

甚至連向海撒嬌要紅茶都沒有了。

「大概是始不在吧。」抓了抓頭,海也很明顯地察覺到對方的情緒不怎麼高。

不過這也沒辦法,始是所有成員裡頭最忙的一個,各種的廣告代言、戲劇邀約不斷。

一個禮拜裡頭能有一整天假日就不錯了。

這陣子又是頻繁的出外景,幾乎連拿手機的時間都沒有。

在床上滾了圈,隼抓著手機,看著對話中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被對方讀過的訊息嘆了口氣。

把手機放到一旁的桌上,他索性把...

2018-09-05

海隼《贈星》


#前虐後甜、HE結尾
#借用鏡子桑的星化症設定
#君に花を、君に星を
#意識流寫法

對於你的感情……並不是隻字片語就能道盡的。

「咳咳、」白髮的青年掩著嘴,咳了起來。
「隼,還好嗎?」身旁的海本來在看文件,聽見對方越咳越厲害,轉過注意力並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背:「不舒服嗎?」
「……嗯,沒事。」緩過氣來的隼瞇起眼說:「嗆到而已。」
「沒事就好。」想了想海站起身,幫對方倒了一杯熱茶才又走回來:「給。」
「ありがとう、」
端著茶水,隼認真的看著盯著手中文件的海的側臉。
「怎麼了?」察覺到對方的視線,海又抬起頭。
「沒有哦。」
嘆了口氣,海把看完的文件疊好遞給隼:「你晚點還要去找始吧?順便拿給他吧。」
「はい——」

「隼,不...

2018-09-05

海隼<いい夢を>

#有刀
#突如其來的短打
#可能...會有後續,如果有的話會是糖

「隼,該起來了。」模模糊糊中聽見的是熟悉的聲音,還帶著點無奈。
「嗯……か――い?」
「嗯,是我。」對方又重複了一次:「隼,該起來了。」
稍微撐起身之後,隼才發現這裡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對方的房間。
「壓到了,隼,先起來。」海無奈道,抽了抽自己的手。
「啊……海,ごめん。」
兩個人剛剛似乎就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今天早上自己是跟始的工作,下午回到宿舍的時候就看見海一個人靠在沙發上睡得正沉。
似乎是看著對方的睡顏,自己不知不覺也跟著睡著了。
「……隼?」正要站起來的海感受到拉力,回頭看著好像是還不怎麼清醒的隼。
一語不發收回手,隼露出笑容搖搖頭。
剛才幾乎是...

2018-08-31

始隼《命圖》 全文

始隼《命圖》

#私設

#二王子始x占星師隼

#月歌寫手繪手紅白大賽參賽文的長篇版本,短篇請搜命圖TAG

#自己覺得結尾稍微草率

#發過幾次當連載,這次是完整版的



  每個重要主星旁邊都有輔佐的副星。

  有時,主星的光芒會掩蓋輔佐的星,但更多時候,兩者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一顆星子代表著一個靈魂,一個人的隕落代表著一顆星子墜落。

  而能夠聽見星子的話語的人,他們被稱為占星師,又叫做讀星者。

  每個讀星者都有自己的命圖,第一次占星能夠看見的都是屬於自己的那幅命圖。

  除了那個白色的孩子。

  被譽為當代最傑出占星師的那個孩...

2018-08-31

離家出走

#很久之前的文www
#某種怨念下的產物

期考,幾乎是地獄的代名詞。
二到五天不等的煉獄總是讓學生們叫苦連天。
「啊啊,考完了考完了!」走出學校,少女伸了伸懶腰。
「走啦我們去吃冰!」
「我還有事,先走了哦!」婉拒了朋友的邀請,少女飛也似地奔回家。

「我回來了!」打開門卻沒有聽見如同以往的問候,少女放下書包,走進對方的房間。
對方似乎又不聲不響地離家出走了。
雖然說一陣子後他就會自己回來,不過……少女的視線飄向對方本來放了幾本寫著前幾天討論出來的小說劇情的筆記本的書架。
為什麼要連那些筆記本一起拿走?明明考完想說可以來寫一下東西的,對方卻連那些筆記本一起帶走了啊……
真是的,每次都這樣……

過了一個多月,...

2018-08-26

始隼/全員 夏天的一日

始是被外頭突如其來高分貝的大叫驚醒的。
能透過宿舍隔音良好的建築設計傳進來真的很不可思議。
還沒完全從睡眠中清醒的始抬眼瞬間看見的就是清一片的紫色,始愣了一下,才想起來這是隼的房間,床邊擺滿自己的周邊對他來說已經是常態。
似乎是同樣被驚擾,身邊的隼仍然閉著眼睛,往自己懷裡鑽的同時用剛醒、帶著些許沙啞還沒開嗓的聲音喚著自己的名字:「始……」
「沒事。」拍了拍那人的背,始把被對方蹭開的薄被拉回來並幫他蓋好。
透過窗簾能看到外頭的太陽,明明還只是早上而已,外面的太陽就已經像是中午似地,彷彿連在室內都能感覺到熱度。
但也只是彷彿。
隼的房間一直都維持著這個舒服的溫度,特別是他的身邊,總是維持著涼爽的溫度。
這也是為什...

2018-08-26
1 / 8

© imladris寒夜 | Powered by LOFTER